非虚构妄想

曾经,有人跟我提到过这个问题:如果某天所有动物突然能够说人话,与人进行交流,那么多数孩童比成年人更能接受现状而不会被吓到。 恐怕大多数所谓 “有完整三观” 的人群,将会被这一状况严重惊吓甚至难以保持正常活动。 那些还在最初成长期的大脑却会将接受到的信息不分彼此、不作辨别、不辨真伪地视作真实世界的一部分 1

无论如何称呼二者总有许多不妥。 “成年人” 与 “孩童” 未免容易将这一情况与年龄挂钩。 这里先仿照易经的说法,称之为 “既济” 和 “未济”。 那先设个问:哪一方更能适应真实世界?

结果看似是显然的:既济更能适应真实世界。 我们从不会认为孩童能够不依赖成年人而在社会立足。 反过来我们从不会认为成年人不能脱离孩童而独立。

然而实际上呢? 这个真实世界哪怕发生了一星半点的变化,既济可能发生无法适应新的情况,导致适应能力的全面崩溃2。 既济们的经历几乎必然仅来自真实世界的某一特定部分。 这一部分的独有特性在经历时被不断强化,最终形成的心智模型被特化为适应特定的局部。 这些心智模型今天不能说是虚构的,因为它毫无疑问地来源于现实世界。 然而这些心智模型仍然是妄想,因为它强行排除了其他部分的情形。

再让我们重构一下这句话,将其中的名词换一个体系。 这一部分的独有噪音在训练事被不断强化,最终形成的模型被特化为适应特定的局部。 啊哈!原来非虚构妄想就是过拟合在心智模型中的表述。

尽管既济的心智模型对现实作出了完全无错的估计,却缺乏可塑性和健壮性。 反过来,未济的心智模型对多数事物难以进行完善的判断,其可塑性和健壮性导致其很容易改变以适应某种现实。 所以到底谁更能适应真实世界呢? 这个问题恐怕不用再问了。

这一原理下可不费力地引申出:

更多的引申结果就请读者自行联想了,结合自身的经历,最终的分支理解必然是比我一人更多的。

  1. 注意: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法区分现实与虚构,许多人的经历和叙述都表明孩童能够清楚地区分现实与虚构。 不过,即使是虚构的故事,仍然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。 这是另一个问题。 

  2. 来源:KunminX 的文章,未经事实核查。